艺术资讯
首页 > 艺术资讯 > 行业聚焦
宋代扇面-中国画的极致
[2017-05-12

说起宋画,尤其是小品

即使在今天这个国力上升、

民生渐富的时期,

我们见到这些杰作,

仍会对那个时代心怀激动、

胸怀敬意、屏息惊叹。



马麟《秉烛夜游图》

册页,绢本,设色,24 x 25 cm,台北故宫博物院


宋代绘画深深地透露着一种静谧,

仿佛诗人穿越回宋朝,

做一回匠人,

手中握着笔,笔尖轻轻地

在绢丝上一层层的渲染,

染出平静,染出优雅,染出极致。

所谓,

“一花一世界”大概就是这种感悟。


《蕉荫击球图》

绢本,设色,25 x 24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在宋、元时代,团扇画广为流行,

作为绘画的一种形式被继承、发扬、光大,

被历代皇室显要,达官贵人,文人雅士

作为精品珍藏。


《猿猴摘果图》

绢本,设色,25 x 25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尤其是在宋代,

随着绘画艺术的蓬勃发展,

文人与绘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形成了文人画创作高潮。

加上皇帝对扇面艺术的重视,

书画扇面相应得到飞速发展,臻于顶峰。

大到山水风景,小至野草闲花,昆虫禽鱼,

都运以精心,出以妙笔。



宋 佚名《青枫巨蝶图》

绢本,设色,23 x 24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画家在命笔之时

须考虑在特定空间范围中安排画面,

精思巧构,展示技法。

匠心独具,笔随意转,化有限为无限,

创造出富有魅力的形象和意境。

两宋盛极一时的扇面画流传至今,

使我们饱览了两宋绘画的高尚艺术。



南宋 吴炳《出水芙蓉图》

绢本,设色,23  x 25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设色既有富丽堂皇的,也有清幽雅致的,

在工整细腻中充满了一股浓浓的诗意,

演绎出一种别样的雅致意蕴!



花鸟扇面赏析



宋《秋树鸜鹆图》

绢本,设色,25  x 26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图绘秋日里一只鸜鹆栖于桐树之上,利爪紧握枝干,扭颈侧目似在谛听。鸜鹆目光锐利,体态丰满,尾翼整洁,羽毛黑亮,而树叶则满布虫蚀,拘挛蜷曲,颜色枯黄。构图奇崛突兀,迥异常品。


   鸟为纯黑一色,故全身皆用墨染,而不同部位之毛羽的质感、层次均表现无遗,何止“墨分五色”而已!古人墨法之妙于此见之。蚀朽的树叶在画家高超的技法下“化腐朽为神奇”,勾描晕染,层次丰富。中国工笔画常写病叶,原因在此。而此图之叶堪称极致。鉴藏印钤“大观”葫芦形朱文印和“桂坡安国鉴赏”及“宣统御览之宝”朱文印。



宋《碧桃图》

绢本,设色,24.8 x 27cm,北京故宫博物院


   图中盛开的碧桃红白相映,枝叶扶疏,娇柔妩媚。虽然画面上仅绘桃花两枝,但它的繁花簇簇、苞蕾盈枝则透露出浓郁的春意。花瓣用多变的细线条勾描后再以白粉或粉红色多层晕染,嫩叶用细红线勾轮廓和叶筋,然后填以花青和汁绿。整幅画面赋色淡雅,自然生动,体现了宋代册页画小中见大的风貌。本幅无款。钤鉴藏印“于”、“腾”、“阿蒙精赏”3方。



宋 《红蓼水禽图》

绢本,设色,25 x 26 cm,北京故宫博物院


   《红蓼水禽图》是中国美术史上的花鸟画名作,以前人们认为是五代名家徐崇矩所作,或传为宋徽宗赵佶所作。其所绘意境正如诗中所咏:“西风红蓼香,水禽破苍茫。小虾清滩里,涟漪泛斜阳。”此画是典型的宋院体画,手法细腻,形象生动。


   水边一枝红蓼,小花盛开。水鸟发现波中青虾,悄然飞落红蓼枝头,引喙而啄。红蓼被水鸟的体重与蹬力压弯,梢头、叶尖浸入水中。而青虾在水中灵活地悠游,对面临的危险浑然不觉。自然界中这惊险的一霎被巧妙地摄入绢素,极为生动传神。水禽和红蓼设色鲜丽,工笔细写。小鸟纤细的毛羽清晰可数,连蓼花粟米大的花冠也用紫红、粉白晕染得一丝不苟,层次分明。而水中的青虾和荇藻则采用模糊的手法表现,唯以淡墨绿一色染成,类似写意画法。因而虽不画水,却水旱两界分明。


   《红蓼水禽图》画上并无款识。对幅有耿昭忠题记: “传写物态,蔚有生意,徐崇矩岂惟不坠祖风,直可领袖后学。襄平耿昭忠题。” 鉴藏印钤 “真赏” 、 “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 、 “公” 、 “信公珍赏” 、 “丹诚” 、 “宜尔子孙” 、 “汉水耿会侯书画之章” 、 “漱六主人” 、 “陈定” 、 “项子京家珍藏” 、 “墨林秘玩” 、 “庞莱臣珍藏宋元真迹” 。裱边钤 “信公监定珍藏” 。存《名笔集胜》册中。《虚斋名画录》著录。


山水风景扇面赏析


《李嵩月夜看潮图》

绢本,设色,纵22.3厘米,横22厘米,台北博物馆藏


   所谓“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钱塘江因为有着奇特卓绝的江潮景观,千百年来,每到中秋,总吸引无数游客争睹此一奇景。这样的观潮风气在宋代已相当盛行,尤其在夜晚,皓月当空,江潮那排山倒海、有若万马奔腾的气势,总令观者屏息难忘。


   李嵩的这幅《月夜看潮》图,所画即南宋时临安(今浙江杭州)中秋夜观海潮的情形。高悬的明月下,浪潮卷涌成一直线地奔驰而来;江畔华美的平台阁楼上,隐约可见有人穿梭、呼指着。整个画面没有拥塞的车水马龙、也没有激情喧闹的人海,取而代之的是远山江帆、月影银涛,一幕祥和而又没有纷扰的景致。


   李嵩任职于南宋画院,以善画花鸟、山水楼阁、农村生活等见重于当时。这幅“月夜看潮”图中,李嵩以极为细腻的情感与笔触,描绘了精妙的楼阁与粼粼江涛,也写出了苏轼“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的诗情,是一幅情景精致的杰作。



《松湖钓隐图》 李唐


  《松湖钓隐图》描绘高山下平湖一泓, 一渔翁坐在船头上钓鱼。整幅画面具有娴静而舒雅之情,且构图十分巧妙,意境深远。此图在造型和绘画技法上都无懈可击,是李唐的一幅较为完美的精品之作。


   李唐,字唏古,河阳三域(今河南孟县)人,约生于1066-1150年间。后人将他与刘松年、马远、夏圭合称南宋四大画家。李唐少时学诗、书,三十多岁即以画名世。在中国绘画史上他独创的“斧劈皴”,规范了南宋一个时代的画风。


人物扇面赏析


李嵩《市担婴戏图》

册页,绢本,浅设色,25 x 27 cm,台北故宫博物院


   朴实的农村中,传来了熟悉的“咚不隆咚...”声。一位老货郎手摇着拨浪鼓,费力地挑着百货杂物走城串乡来了。一名还在喂餵乳的村妇,闻声赶上前来。大小娃儿们跟着围在一旁,又是焦急又是欢喜:争相向母亲示意哪个玩具好玩新奇;性急的,索幸自个儿爬上摊子抓取了!


   南宋时,画院曾流行描绘农村生活的情态,个中翘楚,首推李嵩。在这幅《市担婴戏》里,我们可以亲眼目赌这位老画师画技的不凡。只消看看货郎担上、身上所披挂的各式膏药、杂货与童玩(据画上提示有“五百件”),就已足够令人眼花缭乱,技艺的超群也就不言而喻了。除此之外,画中在描绘货郎为生计辛勤奔波、村妇为家计费心盘量的同时,画家能匠心地摹绘孩童的无邪天真,显示出刻划手法的独到与细腻。


   李嵩出身民间工匠,对农村生活的观察,体会尤深。在这幅《市担婴戏》图中,他以精准、顿挫有致的笔法,既呈现出市井小民的情态,也展现乡野浓厚的生命气息,可说是一件杰出、令人动容的小品!



北宋 王诜《绣栊晓镜图》


   图中一晨妆已毕的妇人正对镜沉思,抑或端祥自己,仪态端庄。一个侍女手捧茶盘,另一妇人正伸手去盘中取食盒。图中用笔细润圆滑,敷色妍丽而又清秀。周围的灌丛、桂树皆以双钩填色法绘出,十分细致,画面有一种略带哀怨的闲适之风。此图人物造型似取材于另一幅宋代作品《饮茶图》,作者已不可考。


   王诜(1037—约1093),北宋画家。字晋卿,太原(今属山西)人。生于开封,为宋开国功臣王全斌之后,娶英宗女,官驸马都尉。能文,性喜书画,家筑宝绘堂,收藏书画名迹甚富。官附马都尉,定州观察使。与苏轼、黄庭坚等交游,后因受苏轼牵连一度遭贬逐。嗜书画,其山水近规李成,远习王维。亦擅用青绿重色,起着从“金碧”过渡到“水墨”的桥梁作用,被称为“不古不今, 自成一家”。




关于太古文创


太古文创是由国内文博领域专业人士共同出资运作的艺术品资产管理公司,定位于中国新一代艺术金融服务提供商,是拥有资产管理能力的、运营规范的艺术资产管理机构。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学会副会长单位、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江南基地战略协作单位和江苏省艺术品行业协会理事单位,太古文创倡导诚信、专业、关爱的执业精神,创建令社会尊重的优秀品牌。


凭借多年的艺术品投资经验及高水平咨询顾问团队,太古文创通过严谨的尽职调查、全市场的产品筛选、严格的风控措施,精心为高净值人群、富有家族进行艺术品资产配置,满足投资人的文化及财务需求。



返回